LU|Stille Natt

【不完全清单】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着名粉丝们

大家都爱陀老,所以请更多的人喜欢陀老!【问题发言】

大作死:

和小伙伴聊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粉丝們,遂整理了一份陀思妥耶夫斯基着名粉丝及其言行不完全列表。


(决定以后可以用这个清单来卖安利:「那个你喜欢的谁谁谁,他也喜欢陀哦!」)


以及欢迎补充~


(出處懶得碼了(不),找不到的話歡迎評論區問我)


---------------------------------


陀思妥耶夫斯基着名粉丝 不完全清单


--------------------------------




爱因斯坦:陀思妥耶夫斯基给予我的影响比任何科学家都多,比高斯还要多。




博尔赫斯:发现陀思妥耶夫斯基就像发现爱情、发现大海那样,是我们生活中值得纪念的一个日子。




苏珊桑塔格:爱陀思妥耶夫斯基意味着爱文学。




加缪:(多次推崇陀思妥耶夫斯基,讨论其作品思想,并改编《群魔》为舞台剧)




毛姆:(称《卡拉马佐夫兄弟》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之一。去圣彼得堡时跑去陀思妥耶夫斯基墓前献花)




纪德:(为表达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热爱前后进行六次演讲,后集结为《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六次讲座》一书,大意是认为陀前无古人的伟大等等)




黑塞:我们之必须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只是在我们遭受痛苦不幸,而我们承受痛苦的能力又趋于极限之时...我们就会敞开心扉去聆听这位惊世骇俗、才华横溢的诗人的音乐。这样,我们就不再是旁观者,不再是欣赏者和评判者,而是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中所有受苦爱难者共命运的兄弟...。只有当我们体验到陀思妥耶夫斯基那令人恐惧的常常像地狱般的世界的奇妙意义,我们才能听到他的音乐和飘荡在音乐中的安慰和爱。




黑塞:如果当初卡拉马佐夫兄弟的续集有写出来,人类世界将会炸裂 。(大意)




库切:(在大学任教时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并结合陀思妥耶夫斯基生平与《群魔》剧情写了一部迷之同人小说《彼得堡的文豪》)




卡夫卡:(数次在书信中提及陀思妥耶夫斯基,讨论陀氏作品,并推荐给亲友。称陀思妥耶夫斯基与自己有文学血缘关係)




伍尔芙: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是波涛翻腾的旋涡、飞沙走石的风暴、会把我们吸进去的嘶嘶作响、沸腾滚泡的排水口。它是完全纯粹用灵魂作原料来构成的。违背我们自己的意愿,我们身不由己地被吸了进去,在那里面旋转,头昏眼花,几乎窒息,同时又充满着一种眩晕的狂喜。除了莎士比亚的作品之外,再也没有比阅读这种作品更令人兴奋的了。




鲁迅:这确凿是一个「残酷的天才」,人的灵魂的伟大的审问者。


到了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不能不说一两句话的时候了。说什么呢?他太伟大了。




菲茨杰拉德:我一直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他广泛的吸引力胜过任何其他欧洲作家。




三岛由纪夫:(数次在书中引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名句,包括《假面的自白》前面引了一大段《卡拉马佐夫兄弟》作为引言)




凯鲁亚克:我认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对人类之爱的认知。...陀思妥耶夫斯基真的是基督的使者,对我来说是现代的福音。


(凯鲁亚克平均每三本书就会有一本提到陀,还曾说想给天国的陀写信)




茨威格:初次接近陀思妥耶夫斯基时,我以为是找到了一部封闭的作品,一位作家,然而发现的却是无限,是一个有自转星球和另一个天体音乐的宇宙。...他做为人,作为作家,作为俄国人,作为政治家,作为预言家,处处都放射出永恆意义的光辉。




川端康成:我迷恋陀思妥耶夫斯基,可能是由于我是个孤儿,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哀伤的、漂泊的思绪缠绵不断。




村上春树:我认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是文学史上最伟大的杰作。




白先勇:大学求学期间,恐怕是一个人一生中对人生意义的探求,对精神生活的向往,最强旺的时期。如果这之后有幸读到一本好书,这本书可能会影响一个人一生的心路历程。


我念大学的时候,在研读过的西洋文学书籍中,可能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这本小说,曾经给了我最大的冲击与启示。我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雪夜,我在宿舍里看完这本书,已是天明,从窗外望出去,只见一片白茫茫的大地,我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奇异的感动。我不是基督徒,也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但那一刻我的确相信宇宙间有一个至高无上的主宰,正在默默的垂怜着世上的芸芸众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这部惊心动魄的旷世杰作,激起了我那片刻几近神秘的宗教情感,勐然间我好像听到了悠悠一声从中古教堂传出来的格里历圣歌,不禁一阵悯然。



评论
热度(205)
  1. 日常撒娇费嘟嘟大作死 转载了此文字
©LU|Stille Natt | Powered by LOFTER